她从去年底在网上接触“零垃圾”的概念后
发布时间:2018-02-24 15:36

  参考消息网10月15日报道 新媒称,中国从今年开始正式限制从西方国家进口废弃塑料、纸类等“洋垃圾”,拒绝再做“世界的垃圾桶”。展现中国政府改善生态环境决心的这项禁令,让许多西方国家措手不及,也让更多中国人逐步认识、正视垃圾问题。北京有一群人,秉持“零垃圾”的理念,从自身减少垃圾的产生开始,希望微小力量发挥由小而大的影响,希望一步一脚印,改变中国。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0月14日报道,一个不锈钢水杯、几个棉布袋和一个餐具套——这些是20岁的大学生冯易希随身携带的“环保小装备”。她平时买饮料会让店家直接装在水杯里;出门买面包、干果等都用自备布袋子;用餐时不用一次性餐具,自备的筷子、汤匙和钢制吸管已经可满足她的用餐需求。

  冯易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从2017年起就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不用塑料和一次性用品、不产生垃圾的“零垃圾”生活。

  作为北京近年来出现的“零垃圾”倡导者之一,冯易希对“零垃圾”有自己的一套说法:“千万不要被‘零垃圾’的‘零’吓到,我们不可能做到绝对的‘零’,只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尽量减少垃圾的产生。”

  报道称,在外卖和快递如此普及的情况下,中国产生的塑料包装和一次性垃圾更为显著。据报道,单是2017年“双十一”期间,估计就有超过15亿件包裹,产生超过30万吨垃圾。

  报道还称,面对如此庞大的垃圾量,有越来越多的人和冯易希一样,意识到中国垃圾问题的严峻,并从自身开始做起,减少垃圾的产生。

  冯易希说,她从去年底在网上接触“零垃圾”的概念后,“也想从自己的生活习惯开始,让垃圾从源头减少,或许能推动更大的改变”。

  冯易希基本上不点外卖、不网购,外出不用一次性用品,并尽量购买“零包装”的产品。她也在家里尝试自制一些洗漱用品,她用椰子油、小苏打和柠檬精油做成牙膏。她也选择使用可降解的竹子牙刷。

  但冯易希表示,现代人处于快捷的消费环境里,“零垃圾”生活确实有些不便:“超市的东西经常有包装,我会少买水果,但家里人不同意我买散装的米。”

  另一方面,冯易希也面临不少质疑。她说:“很多人会问:你一个人这样做有什么用?我觉得一个人总比没有人好,我要把能做的先做到,而且一个人的力量还可以影响周围的人。”

  报道称,随着民众的环保意识增强,中国民间的环保力量也在逐渐团结壮大。汤蓓佳在两年前创办了GoZeroWaste(零活实验室),为“零垃圾”倡导者提供一个交流平台,也向更多人提倡可持续生活的理念。汤蓓佳受访时说:“零活实验室目前还很小众,但这两年关注‘零垃圾’生活方式的人逐渐增多,也有越来越多人愿意用实际行动来支持我们。”

  报道还称,随着越来越多人愿意改变生活和消费方式,减少对环境造成的负担,“零垃圾”生活未来有望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风尚,也将会是中国提升环境素养的重要一步。

  首届“零废弃日嘉年华”8月18日在北京举行,活动现场设有环保展区、“减塑”手工工作坊、“零废弃”达人闯关游戏等活动让公众参与。(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

  参考消息网9月2日报道 英媒称,在中国收紧对进口垃圾的限制后,英国将错失总值高达5亿英镑的可回收纸张出口,而且还在向垃圾焚烧场和垃圾填埋场运送更多的垃圾。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8月26日报道,2016年,英国三分之二的未分类废纸出口和90%的“旧瓦楞纸箱”最终进入了中国,大大超过欧盟其他国家。

  报道称,由于中国对进口未分类废纸实施了全面禁令,据荷兰合作银行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这将使英国的废品处理公司和贸易商每年损失1.45亿英镑。与此同时,中方对瓦楞纸箱更严格的进口管理可能导致英国面临1.7亿至3.35亿英镑的损失。

  报道还称,英国没有足够的废品回收设施,而且也没有能力消化所有过剩的资源。

  报道指出,这些变化已导致英国市场出现大量废品原料,并使得今年1月至5月未分类的废纸价格下跌70%,旧瓦楞纸箱价格同期下跌30%。

  荷兰合作银行的娜塔莎·瓦列耶娃说:“在英国,没有足够的废品回收设施,这个国家无法消化所有这些过剩资源。”

  报道还称,尽管由于供过于求而导致原材料价格下降,但市场对包装材料的强劲需求和生产能力受限已令全新纸产品的价格居高不下。

  报道指出,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显示,2016年英国向中国出口了约350万吨可回收纸张,相比之下,英国对荷兰和法国的出口量分别为130万吨和30万吨。

  荷兰合作银行的研究报告主要针对的是废纸,但瓦列耶娃说,中国的禁令很可能对废塑料出口产生类似的影响。希望转向印尼、越南等其他市场的英国废品出口商面临着来自欧洲其他国家和美国的竞争。

  瓦列耶娃说:“目前,(东南亚国家)仍在接受这种质量相对较低的材料,在他们的国家进行加工,制造纸张。”(编译/邬眉)

  参考消息网8月4日报道 美媒称,近10年来,美国一直在往中国运送废品。当中国停止接收相当数量的这些废品后,这个做法颠覆了整个行业。为此,美国废品回收公司正在考虑提价以及在经营上采取其他调整。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8月2日报道,美国最大的两家固体废物处理公司——废物处理公司和共和服务公司——最近都根据中国的新政策,调低了回收部门的盈利预期。中国的新政策造成废品市场供大于求,全球废品价格暴跌。

  共和服务公司负责市政销售的副总裁理查德·库普兰说:“当下,我们运往中国的废品量为零。尽管我们还能运送一些废品,但我们的经济模式被彻底颠覆了。”

  报道称,美国废弃物回收协会数据表明,去年美国废品出口中有31%是运往中国的,总价值达56亿美元。

  报道称,共和服务公司与来自美国40个州和波多黎各的约2400个市政府签订了合约,每年处理回收约600万吨纸张、玻璃、塑料和其他废料。在今年之前,这些废品中约40%会被运给中国的废料回收商,后者将其分解后制成新的箱子、包装材料、玩具和其他商品。

  报道称,对于回收公司而言,将废品运往中国的做法成本低廉,因为远洋航运公司满载中国工厂生产的货物到达美国港口后还要让集装箱船返回亚洲,因此会提供非常优惠的价格。库普兰说:“我们很乐意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将废品运过去。”

  现在,情况变得更复杂了。库普兰表示,共和服务公司已经在马来西亚、印度和其他市场找到了新的买家,但从美国直达那里的船很少,导致运输成本提高。再加上全球废品价格暴跌,所以对共和服务公司来说,目前向海外出售的废品大部分都是亏损的。

  报道指出,这笔成本越来越可能波及到美国的普通家庭和企业。一些城镇可能会认为,维持提供回收服务实在是太贵了。

  库普兰说:“除非这些城市开始构想一个更好、更长久的经营模式,否则整个回收行业将面临挑战。”这意味着回收公司将和这些城市签下更高价格的合约,从而如库普兰所言,可能使家庭花在回收服务上的平均开销增长一倍,达到每月约7美元。

  报道称,许多废物处理行业的从业人员表示,客户们也可以通过完善回收垃圾分类来降低回收成本。此次中国的新规定提高了废物进口的污染物门槛,美国回收公司将不得不升级设备和雇用更多工人,从而达到更严格的标准。(编译/王韵扬)

  参考消息网8月11日报道 西媒称,配备人工智能技术的分类垃圾箱、新的立法、对公民进行教育培训以及对违规人员进行罚款……中国正在采取各项措施推动家庭垃圾回收。

  据埃菲社8月9日报道,中国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多年来,中国与世界其他发达经济体之间存在着很大差距,比如,在中国的街道上很少看见分类垃圾桶,就连大城市也不例外。

  报道称,中国全球环境研究所一名负责人表示:“虽然政府付出的努力越来越多,但我认为全国人民的意识还有所欠缺。”

  他说,新一代人“的确开始意识到环境问题,他们也越来越关心自己的生活标准”,他们逐渐意识到,他们可以采取行动来改善环境。

  这名负责人还说:“渐渐地,年轻人开始增强互动,他们正加入到环境话题中来,中国人采取行动的兴趣正在提升。”

  报道表示,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此前宣布,正在成立一个工作组,起草有关家庭垃圾回收的相关法律。

  中国对家庭垃圾制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35%的城市家庭垃圾都要实现回收利用。

  目前,欧盟范围内45%的城市垃圾都已实现回收利用。欧盟成员国商定,到2025年,城市垃圾的回收比例至少要达到55%。

  报道称,中国政府将保护环境视作中国发展的支柱之一。中国高度重视禁止洋垃圾入境工作,并通过了《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

  中国禁止进口4类24种固体废物,包括生活来源废塑料和未经分拣的废纸等,因此垃圾回收站现在需要寻找家庭生活垃圾来源。

  报道称,“绿色账户”已覆盖全市近380万户家庭。居民可通过将垃圾正确分类投放来获得积分,还可用积分兑换日用品,如牛奶、香皂、牙膏、电话卡和公共服务等。

  此外,新一代垃圾箱已开始投放使用。这些垃圾箱配备面部识别、监视和垃圾分析等技术,还配置可在垃圾装满时发出提示信号的传感器。(编译/廖思维)

  2017年6月13日,1名餐厅服务员将餐后垃圾分类投放。 新华社记者 陈飞 摄

  【延伸阅读】中国拒收洋垃圾!面对垃圾堆积如山 美回收厂竟打破这一禁忌--

  参考消息网7月14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这几个月以来,美国巴尔的摩-华盛顿都会区的一处大型回收厂面临一大问题:现在他们需付钱聘人处理以往卖到中国大陆的大量纸类和塑胶垃圾。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7月12日报道,中国大陆自1月起为配合新推出的环境政策,拒收大部分的外国纸类和塑胶垃圾。

  报道称,900吨的垃圾从华盛顿经历1小时车程,一周五天不分日夜倾倒在马里兰州埃尔克里奇的回收厂,厂内输送带上有各式各样的垃圾。

  经营回收厂的废物处理公司主管泰勒表示,公司必须放缓机械运作,聘用更多人力从许多不同类别的废弃物中挑出“污染物”,包括衣物、电缆线、树枝或塑胶袋等。

  报道称,废物处理公司打算将塑胶罐卖到南卡罗来纳州,并将纸箱运送到海外。但大量的混合纸和塑胶几乎毫无价值,回收厂打算将其拖运送走。

  报道还称,中国大陆2017年买下美国逾半的废料。根据美国《科学进展》杂志,自1992年起,72%的塑胶废弃物最后都送到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处理。但今年1月开始,中国大陆对废弃物设下0.5%污染值标准,美国大半垃圾处理无法达到这一目标。

  美国废弃物处理业者估计,中国将在2020年前关闭回收物的大门,甚至可能更早。

  报道称,印尼、越南和印度等废弃物输入国无法吸收先前输往中国大陆数的千万吨垃圾,美国仅有少数业者有能力处理这些废弃物,有些美国回收业者干脆直接把塑胶和纸类废弃物送到垃圾掩埋场。

  另据台湾“中央社”网站7月12日报道称,在距离华盛顿约一小时车程的马里兰州埃尔克里奇的回收厂,数十名员工戴着手套和口罩,在令人神经衰弱的嘈杂声和尘土烟雾中工作,从成堆可能算是“污染物”的物品中分类,其中大多是女性员工。

  报道称,废弃物从衣物、缆线到树枝等应有尽有,以及所有回收者的克星:塑胶袋,这不应该进入回收箱,因为会让机器卡住。

  经营这家回收厂的废物处理公司主管泰勒表示,“我们已放慢机器,并且聘雇更多人”来清理垃圾。

  报道称,然而分类线的终点是终产物:大捆含有纸张、纸板或塑胶的压缩废弃物。数十年来,这些大多是由中国大陆业者购买处理,转化成工厂用的原料。但中国大陆1月推行新环保政策,拒收多数纸类和塑胶废弃物。

  埃尔克里奇废物处理公司回收厂设法将塑胶瓶卖给南卡罗来纳州的买家,并将纸板运到国外,但大批混合纸类和混合塑胶根本一文不值,还得付钱给分包商才能将它们送走。

  报道称,其他美国回收厂甚至打破了一忌,不再分类塑胶和纸类,而是直接送到垃圾掩埋场。

  根据肖特的说法,为免成本节节攀升,市府希望“进一步教育居民哪些应该回收哪些不该回收”,尤其是不要把塑胶袋放进蓝色回收箱。

  报道称,为减少回收或掩埋的垃圾量,美国政府也考虑提供第三种垃圾桶让居民放有机废弃物,并设厂将有机废弃物制成堆肥。市府也考虑根据居民制造废弃物的重量,要求他们付钱处理。

  参考消息网5月28日报道 德媒称,中国开始将来自境外的塑料垃圾拒之门外,这对德国也有影响。德国业界人士称,为增加本国未来废料再利用比例,有必要增加相关装置,改善垃圾的回收利用。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5月27日报道,德国回收业从中国对塑料垃圾的进口禁令中看到的是机会。联邦次生原料及处理联合会负责人普罗布斯特在慕尼黑对德新社表示,塑料垃圾通往中国的大门关闭了,但用于塑料处理业的回收物则受青睐,这在中国亦然。他强调,所以,应更多地看到新机会,而少言困境。

  报道称,避免产生以及环保处理塑料垃圾也属于近日在慕尼黑举行的国际环保专业贸易博览会(Ifat,简称国际环博会)的主题。约3300个展商将展示涉及水、污水和原料回收利用的创新产品。联邦政府环境部长斯文娅·舒尔策出席开幕式。博览会期间的讨论会上,专家们将就如何解决海洋、河流里的塑料、微塑料污染问题、环境技术能在此作出何种贡献等议题交换意见,展开讨论。

  报道称,从2018年1月1日起,中国停止进口塑料垃圾及其他垃圾。普罗布斯特说,从那时以来,情况显示,垃圾更多地出口去了越南或马来西亚,出口到东欧的垃圾量也出现增长,例如去往保加利亚或乌克兰的。不过,普罗布斯特指出,就数量而言,任何其他国家或地区都无法替代中国。而且,他估计,要不了多久,上述这些国家也同样会采取类似的进口限制,“塑料垃圾的出口没有前途,这也是好事儿。”

  普罗布斯特指出,为提高德国塑料垃圾再利用比例,需要有更多的拣选和回收装置,也需要对回收物产品有更高的需求。他表示,正像今天对回收纸制品的使用已是理所当然一样,未来,使用来自回收物的塑料产品也应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如今,每个人都该寻找含有回收物的产品” 。他指出,公共机关,例如联邦及州政府部门,以及德国铁路公司这样的国家所有的企业应扮演先锋角色,应更注重使用回收产品。

  据联邦环境局提供的数字,2015年,德国国内共产生了300万吨塑料包装垃圾,其中一半进入了垃圾焚烧装置。根据将从2019年1月起生效的包装法,至2022年,塑料包装的回收比例要从现在的36%增至63%。该机构也认为,为此,必须扩大垃圾处理装置能力。目前,在德国全国范围内,正有6个简易包装拣选装置在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