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如思考如何把自己的效益利用网络服务客户
发布时间:2018-10-29 15:21

  

  最近新出现的(宝可梦)游戏掀起了全球的抓怪物的浪潮,上个月参加一个媒体新技术研讨会,会中讨论新媒体技术剧烈改变的时代,大家应该如何看待商业印刷的发展?

  提问者认为移动互联网传递信息如病毒传染一样快速,电子广告不但便利而且更有效率,新进的营销手段应用了新媒介技术“扩增实境”(AR-ArgumentReality),把一些宅男宅女、老老少少、明星和政治人物都赶出家门,到真实世界去交流,不但惊动了整个广告媒体产业,也让同行担心印刷活业务会不会被替代了?

  世界上第一个成功结合营销广告模式的AR游戏2016年7月终于出现在世人的眼前,任天堂和Niantic合作推出宝可梦(PokemonGO),不但让任天堂的股价一天大涨25%,还创造了1983年以来的最高记录。

  宝可梦APP知道游戏者所在的地理位置,APP在特定的位置会打开游戏者手机的照相机,在拍到的实时录像中插入妖怪(神奇宝贝游戏的角色),游戏者可以利用APP中的工具去抓在手机视频里出现的妖怪,真实世界没有妖怪,在手机视频里却可以发现妖怪在树上、在路旁或街角,就好像你采用了红外线探测器,找到了肉眼无法发现的妖怪。抓妖怪得积分,积分多寡决定游戏者的等级,不同等级决定游戏者进行不同游戏项目的权限,因而发展出各种游戏规则和情节架构,没有尽头的升级吸引游戏者上瘾一直玩下去。

  从新闻报导中可得知美国人因为这个游戏改变了很多人傍晚下班后的活动,不再流连酒吧,大家都去公园抓妖怪。英国新首相第一次新闻记者会,发现台下的人都在刷手机抓妖怪,工作人员不得不提醒观众首相已经站在台上了。

  这一周以来,下班以后的台北虽然还是一样炎热,许多人在公园里活动到半夜,因为宝可梦刚刚在台湾上市。宝可梦系统的设计应该是人越多的地方,推出越多的妖怪。

  台湾的经济好像都活络了起来,各大卖场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大家到大卖场去抓妖怪啦。像家乐福、大润发这些大超市的而股价也因此大涨,被归类成为宝可梦概念股。

  宝可梦游戏还可以配合商店的营销活动,麦当劳和宝可梦合作,吸引客户到麦当劳门店抓怪物,还可以让两个陌生人在店里面举办比赛抓妖怪,得胜者可以成为擂台主,不但有为擂台命名的权利,还能接受别人的踢馆挑战。这一周以来,台北许多麦当劳门店的擂台都被改名为(飞哥英文),显然这家英文补习班鼓励同学去打擂台。

  宝可梦这种结合游戏、GPS地图、AR技术,吸引大量的粉丝自主性来玩游戏,帮助广告主(麦当劳)吸引客人过来,意外地被另一个企业(飞哥英文补习班)加进来一起营销,一起广告。

  企业花钱买印刷无非为了广告营销,商业印刷单纯把油墨印在纸上的效果如何和宝可梦这么有吸引力的营销工具相比?

  还有其它的新技术如虚拟实境(VR-VirtualReality)、混合实境(MR-MixedReality),这些打破传统屏幕的表现技术都会把虚拟带进了实境,进一步打破了人们对影音刺激的界限,只是暂时还没找到应用的点子而已。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或许印刷同行可以稍微乐观一些。根据美国广告资料的调查,发现今年将是“网络广告”总产值超过“电视广告”的转折点,广告市场的变化影响的不只是商业印刷,连电视都受到了大震动。

  要同行乐观的不是电视广告即将变成昨日黄花,而是同一调查中指出,美国网络购物消费者每年平均花费1,000美元上网购物,美国人平均年收入为40,000元,美国人不太储蓄,还有剩下的39,000元用到哪里去了?

  调查的结果是大部分人在自己的生活圈(住家、办公室)附近消费,把钱花在生活圈里面的餐馆、酒吧、咖啡厅、加油站、健身房、干洗店、发廊...。

  这些解决人们生活需求的供货商都是人们身边的小企业,他们才是真正商业广告的最终客户。这些店家服务有限的范围,即使他们利用网络收款,利用网络提供外卖服务,他们的营销预算,就只有印刷广告单的印刷。他们是商业印刷的订单来源,即使网路广告总产值超过了电视广告,一点也不会影响到大家生活圈内大部份的店家。

  如果我们知道商业印刷存在的道理,管他AR/VR/MR技术如何如何,与其没事担心新技术会抢走印刷的生意,还不如思考如何把自己的效益利用网络服务客户。